当前位置:佛山都市网 > 专题专栏 > 正文

克制的狂欢|复仇者的决定论,与自由意志

05-09 专题专栏

克制的狂欢|复仇者的决定论,与自由意志 随着漫威电影《复仇者联盟4》的上映,关于时间旅行这一设定的讨论也愈发激烈。如果暂且将剧情中的一些bug抛开不谈,而只关注于电影对于时间与个人行为的理解,那么我们或许会发现《复仇者联盟4》对于时间与行为的关系的看法既可以被看作是决定论式的也可以被理解为自由意志式的。对于这两种相互冲突的理论,我们可以在影片中分别找到支持两种理论的片段。有趣的是,这两种不同理论也以不同的方式向我们阐述了复仇者们的故事,更可能左右观众对于影片的直接感受。
漫威电影《复仇者联盟4》角色海报集锦
如果一切早已被决定
熟悉古希腊悲剧《俄狄浦斯王》的读者可能对于宿命论与决定论并不陌生。在故事中,俄狄浦斯被科林斯国王波吕波斯领养。为逃避他将弑父娶母的可怕神谕而离国,却又在无意之间杀死其父底比斯国王,被拥护成为底比斯国王,娶了其生母伊俄卡斯忒。对于俄狄浦斯而言,他个人的行为无法左右故事的结局,因为一切都早已被安排好,而他的所作所为不过是使得他一步步走向悲剧。毫无疑问,俄狄浦斯的无力与宿命般的情节加深了故事的悲剧性,然而,如果一切真的早已被神所安排好,那么俄狄浦斯真的应该受到责备吗?
如果我们试想一个宇宙,里面所有的个体的行为都是事先被决定的,那么当其中某一个人犯罪时,我们或许不应该指责这个人,而应该去指责设计情节的“编剧”。电影《前目的地》中,主角几次穿越回过去试图完成任务,或阻止某些事情的发生,却惊奇地发现他在未来的人生没有发生任何改变。如果将主角的人生看作不断重复的因果循环,那么他所有看似阴差阳错相互影响的行为其实都是早已被决定好的。关于决定论有一个有趣的比喻,上帝早已将世界写成一本书,而我们不过是照着这本书在生活。
但是,决定论的消极一面在于,似乎每个对象的所作所为都不再能够被责怪或表扬。灭霸希望消灭一半人口的想法是被决定的,钢铁侠的自我牺牲也是被决定的,这些个人不过是完成了预先被决定好的剧情,而非以个人力量改变了未来的走向。在《复仇者联盟3》中,奇异博士为了救钢铁侠的命而将时间宝石交给灭霸,有一种解读认为这是奇异博士看到了钢铁侠未来将会成为拯救他人的重要人物,所以自愿将宝石交出。而持决定论观点的人则会认为,从一开始奇异博士就一定会交出时间宝石,这与他是否能看见未来无关。而促成整个无限战争的,并非个人的行为,而是所有因果事件的源头,从神创造世界的那一刻起,灭霸就注定会来临,钢铁侠也注定会牺牲,所以真正具有自由意志的,或许只有作为一切因果事件的发起者的神而已。
这样的解读将整个《复仇者联盟》的悲剧性大大加强,却将英雄们的高贵德性极大削弱。如果钢铁侠最后的牺牲是早已被决定好的,那么我们可能会对此感到惋惜,无奈,乃至无能为力,却无法确定我们是否应该将这一并非“自我选择”的行为看作了不起的英雄之举。
让英雄改变未来
与决定论相对应的,是被更多人所接受的自由意志理论。在自由意志理论中,个人的行为可以改变未来的走向,而个人行为的选择也是自由而非被决定的。个人的自由的选择导致不同的行为,这些不同行为的因果链也创造了不同的未来。在《蝴蝶效应》中,男主角通过自己的自由意志不断改变自己过去的行为,改变自己与他人的未来。如果《蝴蝶效应》采取了决定论理论,那么男主角每次的穿越并不能改变即将发生的事件。
对于奇异博士所说的14000605种可能性,我们或许可以猜测这些可能性也是基于每一个复仇者的自由意志所产生的结果,而奇异博士所指的仅存的逆转希望也是基于自由意志才能被转化为现实。如果钢铁侠没有选择回到复仇者,那么被灭霸消灭的人就不会回来;如果不是钢铁侠通过自由意志选择自我牺牲,那么灭霸的大军就会消灭这个刚刚被复原的世界。甚至我们可以将奇异博士的手势理解成对于自由意志存在的肯定,如果博士早已看到被注定好的未来,那么他为什么还会说只有一种取胜的可能呢?
甚至在一些细节中,我们都可以看见导演强调各个英雄对于自己行为的取舍,钢铁侠与美国队长回到《复仇者联盟1》的纽约取宝石失败后,毅然决然选择穿越到更早的时间去寻找宝石;或是鹰眼与黑寡妇为得到灵魂宝石争相牺牲自己的行为,都证明角色在外力的引导或是尊崇各种命令去一步步地完成自己选择的使命。与个体被视作碌碌无为或无能为力的决定论不同的是,自由意志强调了个体需要承担自己行为的道德义务与风险。《蝴蝶效应》中的主角在穿越后试图拯救对自己重要的女孩或宠物,却发现在做出不同抉择后自己要付出不同的代价。与此同时,正因为他的自由意志成为了这些改变的开始,所以当受当伤害的他人指责男主角时,他不得不去承担所有的道德指责。
在钢铁侠打出那个响指时,无数观众也为他的选择而感到震撼与感动。事实上,钢铁侠的牺牲与整部影片强调的他的价值观之间的冲突也佐证了他在最后选择是基于他的自由意志。普林斯顿的哲学教授哈瑞·法兰克福(Harry Frankfurt)指出人类拥有一阶欲望与二阶欲望,简单而言,当我想吃冰淇淋时,这个欲望是一阶的,而当我意识到最近自己发胖了很多,而吃冰淇淋会变更胖时,我不想让自己吃冰淇淋的欲望则是二阶的。我们可以回想起钢铁侠对于家庭的渴望,对于安稳和平生活的眷恋,如果我们把这写看作是他的一阶欲望,那么甘愿放弃这些换取更多人生命的愿望则是他的二阶愿望。因此,当灭霸表示“我就是天命”之后,钢铁侠以他的自由意志打破了天命,说出了那句“我就是钢铁侠”。那么短短的一瞬,却是伴随激烈的欲望冲突,并以完成自己选择的自由意志的行为画下句号。
永夜里的打铁声
在钢铁侠穿越到过去遇见其父亲后,霍华德·史塔克说出“不要将个人利益放置于集体利益之上”,这可以是看作贯穿钢铁侠一生的一句话。起初黑寡妇表示钢铁侠过于自我不适合复仇者联盟,哪怕是在再次面对灭霸前,托尼·史塔克也在考虑个人家庭的幸福。我们不知道托尼的价值观是否受到其父亲的价值观的影响,但是钢铁侠最后的自我牺牲却与父亲的劝诫有着直接的关系。决定论或许会认为这一切的发生,包括托尼早前的个人主义,到在过去受到劝诫,再到打出响指,都是在因果上的被事先决定的;而自由意志则认为,尽管父亲送出了忠告,最后仍然需要托尼自己来做出价值取舍。“天道好轮回”的决定论将一切纷争带向平和,而“逆天改命”的自由意志论则像最后山洞中传来的打铁声,哪怕面对无边的黑暗,也相信自己所坚持的信念将会带来光明。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佛山都市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ztzl/1066.html

友情链接:    九万棋牌-首页   JBO棋牌-首页   k8棋牌 - 服务最好的平台   手机棋牌-正版下载   和平棋牌娱乐